收藏首页
企业黄页

《村戏》西宁首映礼丨几何影像计划001

2018-03-12 00:13:08 手机浏览

《村戏》西宁首映礼

丨几何影像计划 001

《村戏》Bangzi Melody 丨扫码购票观影

《村戏》Bangzi Melody

郑大圣导演

原著贾大山

编剧李保罗/吴斌/贾大山

主要演员李志兵/梁春柱/王春明/吕爱华

发行方大象点映

联合发起几何书店 银河欢乐影城


片长:99 分钟

首映时间:2017.3.17 15:00

地点:银河欢乐影城

杜比全景声激光巨幕店

(西关大街130号唐道637商业广场B2区7楼)

活动背景丨几何影像计划001什么是影像?如今,影像在当代艺术的范畴中越来越占有其作为“自身”的本体地位。从画家时代对周边事物、环境及对宗教想象的描绘和表达,再到摄影术之发明对光线和现实在感光材料之上的摄取和捕捉,再到如今电子时代作为“数据”的数码影像,“影像”的意味随着技术革命承载着愈来愈丰富的涵义,其概念也随着不同视角的转变而具有多元化的阐释结果。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一书中提到:“照片在教导我们新的视觉准则的同时,也改变并扩大我们对什么才值得看和我们有权利去看什么的观念……原本已不再相信以影像的形式来理解现实,现在却相信把现实理解为即是影像。”当影像充斥于人们的视觉当中,影像逐渐作为我们解读现实的一种视觉方式。影像与现实之间,观看与被观看之间,影像与“影像”之间,我们又将怎样去选择、及被选择?

当卢米埃尔兄弟第一次使用银幕来放映电影时,作为“影像”的电影则开始记录下始终“运动”着的世界,同时也记录下了“运动”着的现实:作为人类和作为世界本身的历史。其表达也几乎包含了所有的艺术形式:戏剧、摄影、绘画、音乐、舞蹈、文字、雕塑、建筑等等。而当一切被表达于银幕之上,我们则无法想象当我们被剥夺肉眼,即观看这一自然权利时的情形。在这个基础上,“影像”就是一切

几何影像计划将以电影这一艺术形式为基础的影像概念放置在书店这一语境当中,书店是包容的,由此“书店中的影像”也在互相的印证中获得了更多的意义。在书店中探讨影像。通过对于电影本身及电影表达方式、内容及传播机制的对话和探讨,我们得以暂时脱离或许过于主观的叙述,借由电影观看他者、关照现实、最后,关注自己的内心

从今天开始,几何书店将陆续通过一系列的影像计划,如观影、映后谈、影像实验等活动形式开启“观看的历程”。几何书店联合大象点映以及西宁银河欢乐影城,正是基于“同样的目的和追求”来做这样一件事:通过影像来观看。

在几何影像001,即第一期的活动当中,几何书店联合银河欢乐影城将于2017年3月17日下午15:00,发起电影《村戏》(郑大圣导演)在青海·西宁的首映礼。欢迎大家通过扫描上文海报中的二维或者 点击文末的阅读全文购票观影,并一同期待几何影像计划接下来举办的一系列活动。

活动预告:这里我们提前和大家预告一下几何影像计划002期的活动内容。我们将在3月31日的下午15:00与银河欢乐影城举办松太加导演的电影《河》专场展映,并在观影之后于几何书店举办同松太加导演的映后谈,届时大家可以前来几何书店于松太加导演面对面交流。具体活动信息请大家关注几何书店的微信“几何集合”和微博 @几何书店。

电影《村戏》海报 “这部电影里没有坏人,也没有无辜的人。”郑大圣

影片内容简介:1982年,隆冬时节,苍茫大地,人们在渴望春天的到来(包产到户)。

《村戏》剧照

王支书要村里恢复演出老戏。“戏篓子”路老鹤,安排杨志刚演男主角,女儿路小芬不情愿。女儿的意中是奎疯子的儿子王树满。

《村戏》剧照

在奎疯子眼里,花生是他的“图腾”。有人偷了九亩半的花生,急得他满街乱转。他发现,不止一人拿着花生去路老鹤家…

《村戏》剧照

人见人怕的奎疯子,却对路小芬言听计从。整日像个孩子跟在小芬身后走动。

《村戏》剧照

这晚,队部秘密开会,整出一份分地计划。不想,计划还没捂热乎就被杨志刚连夜从抽屉里偷了出来,公布于众。王支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村戏》剧照

奎疯子和霸占了十年的“九亩半”成了“分地”的焦点。

《村戏》剧照

“唱戏”“分地”交织中,牵出一段历史悲剧。


剧本改编:电影《村戏》剧本改编自《贾大山小说精品集》中的前半部“梦庄生态”部分,主要是《村戏》、《花生》和《老路》等三篇。


获奖情况

第54届台北金马影展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提名)李保罗

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提名)郑大圣

第1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影展之最单元最受欢迎影片(提名)郑大圣


相关评论

-黄小邪-

舞台上要唱的戏并非重点,只为引出人的戏、历史的戏、政治的戏。五位本村长老面目无辜地坐在马恩列斯毛头像之下,引起中外观众一致会心笑声。”


“奎疯子演钟馗,让我想到是否大圣在向母亲黄蜀芹《人鬼情》中的钟馗致敬……”


政治讽喻意味。黑白与彩色转换或并置,彩色是那样刺目诡谲,暗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蝉声都似乎震耳欲聋。


“创伤,疯狂/失忆,“伤痕文学”,《芙蓉镇》、《归来》……想到这些可以串联的关键词。以及个体/人性与集体/压抑体制的二元对立,会否提供在当代还原那段复杂历史(饥荒到文革到私有制,近二十年现代中国史)面向的可能性?《村戏》的戏演不完,周遭背后的错综复杂,也开拓丰富的探讨空间。”


- 汪金卫 巴塞电影 -

“主创嘉宾和一些观众认为,这部电影讲的是文革时期以及80年代“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施行时“分田地”的事,因此80后、90后、00后可能会看不懂,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

但我认为,正如崔健所说“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主席像,我们都还是同一代人”。《村戏》展示的是群体的恶,正如拉斯·冯·提尔的《狗镇》与管虎的《杀生》等电影,《村戏》讲述的是集体主义对个人人性的无情碾压,是时代背景下一场震撼人心的悲剧。”


- 王卉子 :现实与虚构是两种颜色 -

“在北京电影学院教师刘珈茵在她还是学生时的毕业论文中,使用了这样的句子。“世界上最细的线,在两种颜色之间。你看不见它,却因为它区分了不同的事物。

现实与虚构是两种颜色,虚构是作者眼中现实的面貌一种。当一个作者试图告诉我们,世界有可能是白色的,但我想呈现它黑色的那一面,我就要使用我的工具,在作品中让这个故事呈现出这样的面貌。”


编者后记:在筹备“几何影像计划 001”第一期活动《村戏》西宁首映礼的过程中,我读了很多关于这部电影的评论,与导演的对话、访谈,还有一些媒体的报道。按理来说,这是一个接近电影本身的过程,但从自我角度出发,我却逐渐认识到,这同样是一个逐渐“远离”《村戏》的过程。作为对那段历史毫无真实记忆,仅凭借文字这种记录方式来了解的一代,你会发现,那些叙述是“模糊的”。

导演郑大圣说道:“艺术电影走出自己的商业模式,才能说艺术院线能成立,他在不断的成长,目标受众的存在决定了这将是很大的市场。良性循环就是这么发生的,我们现在只是在头上。” 什么是艺术电影?我想艺术首先是真诚的。如果我们带有偏见,或者说为了某些利益而改变这种个人化的叙述,受他人或他物影响,那么我们无法正视我们所面对的对象:历史、现实、或者是自己。

实际上,这种个人化叙述最终走向了一种普遍性。《村戏》聚焦的正是那段历史中的普通群体中的一个个“个人”。他们是最普通的,却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他们个人的历史就是历史本身。郑大圣导演从未考虑过用那个明星甚至演员,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当地人,当地语,当地景”的设想就是在忠实于创作者内心对于历史与时代的追问与感受。

我想做的只是尽可能详尽地观察这个村庄里一个人和一群人的关系:撕扯、对抗、妥协,一个个体和一个集体之间的关系。” “所想表达的意义和精神并不是特别地深奥,而是特别地基础的。直面历史是最基础的。” (郑大圣)

现在想确实是出于某种焦虑。因为三四十年以前不远也不近,但是我们不知道,在这之前就更不知道,有很多历史阶段是模糊在一起的,我们知道个大概,我们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我不禁想起,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经济改革,当时我们的父辈正是我们如今的年龄,那时候的历史,我们知道多少呢?现在的当下,我们又看得清吗?”(郑大圣)


他是一个观察者,而不是一个叙述者。我们应该通过观看本身,去接近。我想,这是几何影像计划的一部分。


购票观影链接:http://wechat.elemeet.com/#/fund/apply?fundId=12662

或通过扫描本文最上方首映海报二维码进入购票界面。

首映时间:2017.3.17 15:00;地点:银河欢乐影城(杜比全景声激光巨幕店西关大街130号唐道637商业广场B2区7楼)


另:欢迎大家在观影之后在本文留言区说出你的感受,我们将精选出一些精彩评论和大家分享。


- 完 -

剧照 海报丨《村戏》

首映海报丨Molly

文案 编辑丨浩子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